需善用統計數據

上星期,筆者仍然留意大學聯招放榜的新聞報道,因為它與新高中文憑試的成績級別息息相關。筆者最關心的是,普羅市民對新制度的認識和接受程度。  從習慣多年的制度,轉變成為一個新制度,當中必然存有一些不確定的因素,這是在所難免的。正正因為這個緣故,某些人十分抗拒新事物,寧願事事都率由舊章,按老規矩辦事,盡可能避免變化。不過,新高中學制推行至此,如今相信不應再糾纏這個議題了。筆者建議讀者,多從正面的角度看待文憑試的成績級別。

首先,它採用了數字1、2、3、4、5級別,取代舊制度的英文字母A、B、C、D、E、F作為評分級別,這樣可以大大減低了混淆的情況。試想想,假如文憑試的成績繼續沿用英文字母A、B、C,當新舊制度進行比較換算時,或會出現以下的述:「文憑試的B只可等同高考的C或D,而C級則等同於D或E。」假如再引入會考的級別描述,更容易產生混淆的情況呢!

如今新聞報道只要簡單的寫出「55443」,毋須詳加解釋,讀者已初步知道所指的是文憑試的五科成績;再看到「等同於2C2D1E」,讀者也能意會換算成舊制度成績的比較。這個減低混淆的好處,筆者早年未有想到的。

另外,新聞報道某考生取得不錯的文憑試成績,仍未能獲大學取錄的現象。據筆者的認識,這個不獲取錄的現象,並非單單由新制度衍生出來的,舊制度的大學聯招,也不時也出現這些現象,因為取錄結果涉及考生的聯招選科排位,以及考生最佳成績的科目與報讀學系的相關程度等。

其中一個具體的個案,有位新高中文憑試考生,參考了舊制度的大學聯招數據,滿以為取得「55443」的成績,可以「穩入」某大學的某學系,但最終未能獲得大學取錄。在此,筆者對有關考生未能進入大學表示惋惜,但願他們往後的學習加倍努力,最終均能學有所成。回到檢討填報聯招選科排位的策略,考生採用了舊制高考成績的收生中位數作為依據,將文憑試的「55443」成績換算成高考的「2C2D1E」成績,誤以為往年在高考中取得2C2D的成績,已能獲大學取錄,在今年新制度下仍然適用。

首先,統計數據只是反映整體的情況,個別的情況或會出現偏離,有時還會有頗大的偏差,又或者往年的數據與今年的數據亦不保證完全相同。不過,這個暫且不談。

集中討論換算的問題,心水清的讀者或會質疑,換算標準明明是考評局的官方說法:「高考的D級成績與文憑試的4級相若。」難道考評局誤導公眾?筆者無意偏幫考評局,從學生的學術水平而言,考評局的說法沒有嚴重的偏差,況且考評局一再強調,不能直接比較兩個公開考試的成績。

筆者嘗試代入應屆文憑試考生的角度思考:「既然考評局的說法沒有嚴重的偏差,文憑試的5、5*、5**級,可以順序換算成高考的C、B、A級,剛剛好,看來舊制的統計數據也有參考價值。」似乎言之有理,驟耳聽起來沒有甚麼地方出錯呢!

筆者必須指出,考生忘記比較競爭對手的數目。符合入大學基本條件的人數大幅增加,從舊制的18,200人跳升至26,400人。籠統來說,能夠取得文憑試「55443」成績的考生人數,將會較在高考中取得「2C2D1E」的為多。然而,大學學位卻未有大幅增加,致令往年的數據大大減低了參考的價值。下周看看具體的數字證據。

電郵:puzzlelc@yahoo.com.hk

作者現職中學校長,曾任課程發展議會數學教育委員會主席,並任中大教育學院「資優計畫」課程顧問。

2012-08-27  星島日報

Powered by WishList Member - Membership Softw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