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收生不重OLE

首屆中學文憑試的大學聯招結果早前揭盅,為配合新學制的多元發展,今年八大院校四年制課程的收生標準,不止計算學術成績,還參考學生的其他學習經歷(OLE)及學生學習概覽,但有中學校長友好坦言,其實這類非學術性項目,在大學收生分數之中所佔比重不高,相信OLE日後難在學界備受重視。

只作篩選同分者

OLE包括德育及公民教育、社會服務、與工作有關的經驗、藝術發展和體育發展五個範疇,是新學制三個組成部分之一,與核心科目及選修科目相輔相成。程尚達留意到,當局雖從未明文規定OLE時數,但則建議每名學生須於新高中三年內,最少完成四百零五小時的OLE,學校亦須向學生提供校內及校外的OLE機會,可見在新學制下亦非常重視OLE。

新學制推行期間,課時緊逼,程尚達聽聞,不少高中生為達到當局建議的OLE時數,往往疲於奔命。有校長友好坦言,不少學校曾帶中五生參觀大學資訊日,作為OLE活動之一,參與時數更高達六小時,完成後學校須替學生記錄活動情況,學生亦於學生學習概覽內記載部分OLE,用作報讀大學。

究竟OLE佔大學收生的比重有多少?程尚達問過部分院校,港大表明首先計算學生的學術成績,若要篩選同分者,才考慮學生的OLE表現﹔中大更指,OLE可作為面試題目,讓校方了解學生的素質,換言之,即未曾考慮OLE作為收生其中一項準則,這都反映OLE只淪為大學收生時的「次要」準則。

有中學校長友好坦言,新學制下的教育制度仍是「考試主導」,「大學收生先計算學術成績,OLE仍與舊制收生計算課外活動表現一樣,只用作篩選同分學生,加上OLE時數只屬建議,學校有為學生提供OLE機會便可,因此吃力不討好的OLE難再受學界重視。」

冀簡化紀錄減負擔

友好同意OLE的設計可提升學生個人素質,有必要保留,惟整理學生OLE紀錄加重老師的工作負擔,「每名學生的紀錄長達十多頁紙,整理過程浪費時間。」他希望當局能簡化OLE的紀錄,或者做到當局與學校間互信便可。

程尚達同意OLE能增加學生接觸社會的機會,惟新高中課時緊逼,加上OLE不是大學收生的主要準則,已令OLE淪為學生的負擔,故首屆文憑試後,當局可重新檢討OLE的運作,讓學生參與OLE時重質不重量。

電郵:ed.critics@singtao.com

2012-08-31  星島日報

Powered by WishList Member - Membership Software